求免费的视频软件

   轰!

   一声震天巨响从一座山峰中传出,巨大的爆炸把整座山峰都炸成了粉末,一道青衫身影悬立在被炸掉的山峰的半空中,浑身气息磅礴得犹如长江大河。

   楚剑秋看了看四周被炸得一片狼藉的环境,心中不由有几分无奈,这匆匆布置下的防御阵法还是不够坚实,还是让自己突破时的威能泄露了出来。

   这次的疗伤,楚剑秋顺便把修为突破到了半步神变境。

   其实在荒达大陆世界碎片的时候,他就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只不过在里面的环境不安,一旦他突破闹出的动静太大,反而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楚剑秋在突破半步神变境后,便取出时空定位石和沉渊之井,打算用这两样东西构建空间通道返回南洲。

   毕竟上亿里的距离,如果让他飞行赶路的话,即使不眠不休用最快的速度,他也得差不多需要将近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回得到南洲。

   如此漫长的距离和时间,过程中必然会发生很多意外,若他真通过飞行来赶路的话,一年内能不能赶回到南洲都还两说。

   而且这么长的时间南洲联盟也等不起。

   在回到天武大陆之后,楚剑秋和无垢分身之间取得心念之间的相通,已经知道了目前南洲联盟所面临的窘境。

   现在距离南洲联盟对血影联盟发起进攻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时间,玄剑宗的资源已经被大量地消耗掉。

   以玄剑宗目前所剩下的资源,只能足够支撑这场战争再打一个月。

   小萝莉的盛夏闲游

   现在好不容易取得这样的进展,楚剑秋自然不能让这场战争功亏一篑,所以他必须要在一个月内把从荒达大陆世界碎片收集到的资源送回玄剑宗。

   要迅速地返回南洲,最快的速度就是用时空定位石和沉渊之井来构建空间通道了。

   但是当楚剑秋取出时空定位石,把真元灌注进去之后,却发现时空定位石毫无反应。

   “龙渊,怎么回事,怎么时空定位石没有反应了?”楚剑秋反复地把真元灌注进去,但是时空定位石却就是没有半点回应,楚剑秋顿时不由向青衣小童问道。

   “时空定位石只是一个记录时空节点的位置信息的宝物,并不是真的把时空节点收集进里面。在激发时空定位石后,时空定位石中记录的位置信息会和真正的时空节点之间产生感应,当把空间通道对准那个时空节点构建过去时,会使得那个时空节点的时空之力入侵到时空定位石里面。这些时空之力会使得时空定位石暂时被锁定,要想再次使用时空定位石,要等到时空定位石中那些时空之力消散之后,才有再次使用的可能。”青衣小童这次倒是没有嘲讽楚剑秋,而是罕见地耐心解释道。

   楚剑秋听到这话之后,顿时不由一阵无语,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一回事,怪不得把真元灌注进去之后时空定位石没有反应了。

   “那要等多久时空定位石才能够再次使用?”楚剑秋继续问道。他可是急着要返回南洲,自然不能等太久。

   “依我估计的话,大概可能要半年左右吧!”青衣小童沉吟了一阵,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毕竟他虽然知道原理,但是毕竟没有实际使用过,所以也不敢回答得太过肯定。

   “半年时间!”楚剑秋听到青衣小童这话之后,心中立刻放弃了使用时空定位石和沉渊之井搭建空间通道的打算。

   与其等待这么久,他还不如老老实实搭建传送阵来进行传送。

   没有办法,看来走不了捷径了,还是老老实实地搭建传送阵罢了。

   只不过为了走这么一趟路,却需要耗费巨大的资源来搭建传送阵,楚剑秋顿时不由感觉有点肉疼。

   毕竟每一个传送阵的搭建都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如果能够长期使用那也还罢了,如果只是一次性地使用的话,这未免有点太过浪费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他这么倒霉流落到这个地方,而南洲联盟那边又急着需要资源呢。

   楚剑秋打量着四周,打算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搭建传送阵。

   只是正在他四处打量的时候,却忽然见到一个锦衣青年慌慌张张地往他这边逃来,在他的身后,还跟随着一头凶猛无比的豹子。

   这名锦衣青年是神人境后期的修为,而在他背后紧追不舍的那头豹子却是神人境巅峰的实力。

   那名锦衣青年正在逃亡间,忽然见到在前面有一道青衫身影,而这道青衫身影居然只是一名半步神变境的弱鸡。

   锦衣青年顿时不由暗暗叫苦,在这种关头居然碰到这种弱鸡在挡路,这不是要他的老命么。

   “喂,那小子,赶紧逃跑,没看见后面这头畜生追过来么。还在愣着干嘛,不要命了么!”那锦衣青年一边跑着,一边对着那道青衫身影大呼小叫道。

   虽然这只弱鸡出现在这里很是麻烦,但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无辜之人丧命。

   见到那小子在听到他的呼喊之后,还是站在那里不动,锦衣青年顿时不由无语了,这小子究竟是真的胆子肥,还是已经被吓得不会动了。

   没有办法,见到那小子愣在了原地,他也不好再往那边逃去,只好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打算与这只凶猛的豹子一拼。

   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自己停下来拦住这只凶猛的豹子,那小子才有可能活下来,否则,即使自己拐个方向逃走,那小子同样很难活得下来。

   毕竟一头神人境巅峰的凶兽想要杀死一个区区半步神变境的弱鸡,简直不是太容易。

   虽然他的实力比这头凶猛的豹子稍微弱了点,但他毕竟也是神人境后期的武者,依靠强大的底牌的话,还是能够与这头豹子一拼的。

   楚剑秋本来并不打算理会这件事情,毕竟那锦衣青年虽然比那头豹子弱,但那头豹子想杀死他,也不是一件易事。

   不过在见到这锦衣青年如此仗义,他倒是不好意思袖手旁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