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成年无广告

啪啪!

“不愧是各豪门都要拉拢的神医天骄,唐神医这几针,足以问鼎医界!”

轻松的声音自左侧传来,只见崔龙城笑容玩味,使人看了之后,内心颇有一丝凉意。

下一刻,唐锐转过视线,二人对视。

崔龙城猛然皱紧眉峰:“唐神医,你不该来这里。”

唐锐笑了笑,不以为然。

他当然听得出来,崔龙城说他不该来,意思是对这一战势在必得,倘若他唐锐不来,自然就算是站到了崔龙城的队伍当中。

到时候,崔龙城拿下胜利,自然要掌管云海武者界,他唐锐就还是医界第一人。

只是,唐锐自始至终都没觉得崔龙城会赢。

没再理会崔龙城,唐锐转过视线,环顾起整座城隍庙的环境。

除了一尊城隍爷的雕像,四周还分立着四尊判官。

判官笔,赏罚簿,各种法宝,栩栩如生。

长相美丽清纯少女走街元气图片

只不过……

“城隍庙是谁负责修葺的?”

唐锐微微皱住眉头,对武青山他们问道,“这四尊判官像的差距有点大吧。”

众人皆是一怔。

没想到唐锐的关注点会如此清奇。

随即,钟意浓也点点头说道:“我也发现了,四尊雕像里面,一尊大,三尊小,比例上有点不对称啊。”

“大概是工期太紧,做工就糙了一些吧。”

纪老给出这么个解释。

确实能说的过去,可不知怎么,唐锐还是感觉那雕像不太对劲。

但战场中越发焦灼的形势,让他不得不抽回视线。

只见方世豪与一名年轻人斗在一起,剑光斑驳交错,气势凶悍惊人。

作为云海武道第一人,方世豪有如此修为是理所当然,可这年轻人的身手,着实超出了众人意料。

尤其在方世豪用出完整版的《烟雨剑》传承,年轻人仍能打的有来有往,甚至在隐隐之间,能够压制住方世豪的锋芒,这就更是惊掉众人的眼球。

“此子简直妖孽!”

武青山面露难堪,回忆道,“上一场我用出《烟雨剑》,就被他死死克制,换师兄上场,竟也讨不到多少便宜!”

唐锐皱眉道:“这人是谁?”

“崔龙城在苗疆收的弟子,名叫毒蜂。”

介绍的同时,武青山突然长叹一声,“都怪我,技不如人就罢了,还提前暴露了《烟雨剑》的许多手段,想必他看到以后,想出了一些破解之法,这才让师兄陷入苦战。”

纪、慕二老闻言,同时露出震撼之色。

只凭一战,就悟出破解《烟雨剑》的法门,这天赋未免太强了吧!

弟子尚且如此,作为师父的崔龙城,究竟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毒蜂确实不错,但还没到那种程度。”

唐锐摇摇头,目光瞥向了面含笑意的崔龙城。

若说暴露《烟雨剑》剑招,那他昨天就给崔龙城看过了,再加上崔龙城原本就精通方世豪与武青山的功法,用一夜时间整合破解,应该不是问题。

看来,在昨天那一战中获益的,不仅仅是自己啊。

收回思绪,唐锐问了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这边出战几个人了?”

“师兄是第六人。”

武青山叹息道,“先前,我们的弟子接连落败,到我这里才有所缓转,我本想一鼓作气,打到崔龙城上台,没想到提前输给了毒蜂,这样一来,师兄拿下这一战之后,怕是很难再打败崔龙城了。”

说到这,武青山话音一顿,与几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唐锐。

言外之意,最后一战恐怕要唐锐登台了。

也是,方世豪与毒蜂尚且鏖战,再对阵崔龙城的话,很难保有力,到时候输掉对决也属正常。

“大家安静,不要再让我弟弟分神了。”

钟意浓也想到这一点,连忙说道,“弟弟,你仔细观战,试着找到毒蜂还有接下来崔龙城的破绽。”

众人闻言连忙闭紧嘴巴。

唯独王文婧露出不能置信之色,瞪眼瞧着唐锐说道:“我没听错吧,你们打算让他接最后一棒,那跟投降有什么分别?”

话音落下,王文婧却是呼吸一滞。

感觉到气氛上的不对劲。

众人都冷冽注视过来,好像她的话侵犯到这些人一样。

王文婧心生畏惧,但有唐锐在场,又努力维护住她的自尊。

于是,她梗着脖子开口。

“我说出事实而已!”

“唐锐只是我们王家不要的废物女婿罢了。”

“或许他医术不错,但上台打架,根本是让他去送死!”

武青山皱眉看了王文婧几眼。

冷声道:“若非你是担忧师父安危,我一定废你修为!”

“我……”

王文婧顿时语塞。

一张俏脸,憋成通红。

不止是害怕被武师叔废掉修为,更是因为武师叔的那句师父。

叫的是唐锐吗?

他何德何能!

“小器,天残脚,你们守在前面。”

就在这时,唐锐突然目光如炬,紧盯着战场开口,“世豪要输了,小心他摔落擂台,砸到几人。”

两道身影劲疾如风,闪现在众人前面。

其他人则是充满意外,难以置信的看向擂台。

方世豪会输?

怎么可能!

然而,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原本僵持的战局突然急转直下。

两束凛冽剑光疯狂撞击,犹如打铁花一样的火星迸溅四射,有种别样的暴力美感。

可这种美感是单方面的。

方世豪的剑慢了。

那些火星打在他的身上,使他更加狼狈,而毒蜂的剑,真就如同蜂刺一样,于无声处起惊雷,将方世豪逼的节节败退。

砰!

突然一道血肉炸裂之声。

方世豪虎躯一震,脚下无根,径直倒飞出来。

幸得叶小器眼疾手快,飞身将方世豪抱住,避免有误伤出现。

“输,输了?”

众人瞪大眼睛,如遭雷击。

谁也没想到,方世豪真的会输。

而且在这个结果背后,还有更加恐怖的事情。

方世豪身为崔龙城的师父,如今却输给崔龙城的弟子。

这一战,势必让云海武协,声名大跌!

方世豪也自知没脸,落地后,几乎没有任何思索,举剑引向脖颈。

“师尊,弟子无能。”

方世豪面容灰败,声音凄凉,“竟输给徒孙之辈,弟子愿以死谢罪!”

说着,三尺寒锋,切割上去。

左侧坐席内,崔龙城霍然起身,双目一片炽热。

“哈哈,羞愧自杀,简直痛快啊!”

笑声刺耳,只是并没能持续下去。

因为那把剑停住了。

两只手指凭空出现,将剑锋稳稳夹住。